青島瑞昌紡織品有限公司

青島瑞昌紡織品有限公司

公司以誠信經營、追求卓越、奮發進取、超越自我的經營理念,以今天的質量就是明天的市場為公司工作綱要,最終達到構架瑞昌紡織品牌工程的目標。我們將通過不懈的努力創建和諧、節儉、文明、向上、高效的新型公司,走紡織品前沿之路,為顧客提供優質的產品及卓越的服務。
  

公司電話:
156-6668-4334

0532-87556132

公司郵箱:
[email protected]

公司地址:
山東 青島即墨市 開發區泰山二路北首  

?2018 青島瑞昌紡織品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防護服企業激增826家,疫情之后過剩產能何去何從?

分類:
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
2020/03/20 16:56

   瑞昌紡織全棉帆布生產廠家自復工以來統計自疫情防控以來,各地醫療物資需求激增,已有多家紡織服裝企業紛紛轉產防護服。查詢天眼發現,2020年2月1日-3月5日,我國共新增826家經營范圍含“防護服”的企業,與去年同期比較,防護服企業同比增速高達2,565%

 

  目前,疫情在全球蔓延,生產口罩、防護服的企業受到市場高度關注。中國服裝協會指出,因眾多服裝廠紛紛轉產,國內防護服產能正在慢慢提高,產能已達97.5萬件/日左右。資本市場中,防護服概念股也應聲上漲,報喜鳥、搜于特、華紡股份等個股漲幅靠前。

  不過,令業內擔憂的是,大量上市紡企涉足防護服、口罩等領域,不排除其中一部分是為了蹭熱點或借機炒高股價,而這部分企業在疫情過去之后,很可能面臨產能過剩的危機,企業前景堪憂。

 轉產為契機,紡服企業進軍醫療用品領域

      

  疫情期間,各地醫院及其他場景防護服需求激增,多家紡織服裝企業紛紛轉產。一方面,一些紡服企業以轉產防護服為契機,正式跨界進軍醫療用品領域;另一方面,為填充市場需求,不少服裝企業積極改造生產線,投入防護服、口罩生產中。

  孚日股份、華紡股份兩大紡企均表示,隨著消費者防護意識的提高,醫用防護服、口罩行業具有一定的市場空間,將會把口罩及防護服等產能作為企業長期發展的業務。

  2月10日,華紡股份發布公告,因看好醫用防護服、口罩行業前景,公司擬投資1000萬于濱州生產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生產車間面積1500平方米,建設周期為3個月。

 

  除孚日、華紡外,還有搜于特、森馬服飾、羅萊生活等知名企業進軍醫療用品領域。對于服裝企業跨界進軍醫療用品領域,服裝行業分析師馬崗認為,醫用、非醫用防護服、口罩這塊兒國內沒有領導性企業,特別是口罩,需要國內企業建立專業研發能力,而不是賺快錢。從未來看,國人的健康意識會提升,這塊兒會有持續性需求,特別是物業、交通、物流、生活超市等公共服務類機構相關人員,但個人消費部分是低頻消費,空間有限。

  一位廣州醫療器械企業負責人表示,防護服生產本身技術門檻低,只要達到相應標準即可,發展該部分業務的公司未來將會面臨激烈競爭。

  頭豹分析師認為,目前中國正處于醫療防護市場教育期,市場空間廣闊。未來,醫療防護用品品牌化發展將成為趨勢,企業應借此機會建構品牌獲取更多市場份額。

  此外,還有不少服裝企業也紛紛改造生產線,投產防護服、口罩等。其中,水星家紡已將服產線改造為非醫用防護服生產線,日產能2000套;紅豆股份目前生產民用防護服產能為150萬件/月,民用隔離服產能為30萬件/月,醫用防護服產能為15萬件/月。

 全球疫情蔓延,迎來階段性機會

  隨著疫情向全球蔓延,意大利、韓國、日本、伊朗等國感染人數迅速上升,各國政府開始采取措施防控疫情,口罩、防護服等產品需求將進一步增長。

  3月4日,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消費品工業司副司長曹學軍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國內防護服的生產供應已經由十分緊缺轉為能夠滿足需求,但防護服的生產供應仍不能放松。

  曹學軍指出,目前疫情在全球多個國家出現,部分地區疫情在加劇,防護物資也出現了緊缺的情況。中國是防護服生產的大國,我們也鼓勵國內防護服的生產企業積極對接國外需求,按相應標準規范生產出口,為全球共同抗擊疫情作出貢獻。

  目前,世界范圍內面臨口罩及防護服短缺問題,國內產能則是全球抗疫中的關鍵一環。中泰證券指出,從需求端看,海外疫情滯后于中國,目前處于爆發早期,疫情嚴重地區口罩、防護服緊缺。從供給端來看,為滿足國內市場需求和增加對外出口,國內還需持續增加防護服、口罩產能。

  中信建投分析師認為,短期來看,全球防護消殺用品供不應求,目前多國防疫物資出現短缺,消殺防護耗材短缺需求只增不減。預計相關企業將獲取大量海外訂單,迎來階段性增長機會,業績可能出現暴增。

  值得注意的是,跨界醫療用品的孚日股份、華紡股份都擁有國內外銷售一體化的產業鏈。據了解,華紡股份銷售網絡覆蓋北美洲,非洲,東南亞等國際市場。孚日股份則表示,公司會將口罩、防護服等作為常年的產品進行長期經營,并充分利用公司在國內外龐大的營銷網絡,在國內外市場進行銷售。

  資本市場方面,華紡股份股票交易在3月6日、3月9日兩個交易日內收盤價格漲幅偏離值累計達到20%,換手率達到27.64%。3月11日,孚日股份收盤股價報8.06元/股,漲3.73%。

 疫情之后,轉產企業何去何從?  

  疫情期間,國內服裝企業轉產醫護產品不僅可以填補市場需求,還能減緩因疫情影響無法開展其他業務的損失。那么,疫情過后,這些轉產企業該如何面對大規模的市場需求回落?

  對于企業擔心防護服、口罩等產能過剩的問題,國家發改委負責人曾于2月3日表示,支持企業復工生產口罩、防護服,按1倍以上的規模組織產能、準備原料、啟動增產增供。企業不用擔心未來產能過剩,疫情過后,政府對富余產量進行收儲。只要物資生產符合標準,企業可以開足馬力組織生產。

  藍鯨記者從多位服裝企業負責人的采訪中發現,對于大部分企業而言,轉產只是疫情期間的過渡選擇。考慮到短期無法回收設備和原材料的投資,多數企業的生產線改造、醫護用品產能都控制在相對合理的范圍內。

  華紡股份表示,由于醫護產品業務涉及的產能、產量、收入水平占比在公司中還比較小,目前不會將其作為公司的重點經營業務。從紅豆股份約6萬件/月的防護服產能來看,涉及的銷售收入約為1200萬元/月,相較于2018年營業收入24.83億元,該部分收入占比較小。

  紅豆股份某負責人告訴記者,不同的防護服有不同的生產標準,醫用級防護服的生產除了需要搭建凈化車間,還要用到復合無紡布等原材料,與口罩相比,制作周期長,投入成本大。因而,公司在轉產時會基于改造成本來投入資源。

  業內人士指出,疫情過后,市場需求大量回落是必然。對于企業來說,抱有投機心態生產防護服等醫療產品十分危險,已經轉產的企業則需要考慮如何獲取市場份額、優化產品結構。

山西十一选五基本跨度